香盈袖 作品

2154,第857章走狗屎运

    若水一听,吓了一跳,忙收回思绪,看向十三皇子。

    “舅舅,这碗粥的味道极佳,这猪肝不老不嫩,不但没有腥气,还有一种特殊的香味,做这碗粥的厨子,手艺很是高明啊,舅舅,您要不要也尝上一尝?”

    若水将粥碗往十三皇子面前推了推。

    “哦?这粥的味道有这般好?”

    十三皇子拿起一只银匙,舀了一勺放入嘴里,微微眯眼,“的确很香。”

    他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陶卫,赏这厨子五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

    陶卫领命下去了,背过身的时候,不由向若水瞧了一眼,暗自咂了下舌头。

    这厨子真是走了狗屎运。

    五十鞭子换成了五十两银子!

    乖乖,还是太子妃的话好使啊。

    若水吃着吃着,就觉得好热。

    她抬起衣袖,轻轻擦去额上沁出的汗珠,微微苦笑。

    现在还不到深秋,天气将寒未寒,十三皇子竟然让人在房间里烧上了两只火盆,而这厨子们做出来的食物,每一件又都是大补之物,她吃得越多,越是觉得浑身燥热。

    “小杏,打开扇窗户,透透风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杏正要去开窗,忽见十三皇子冷眸对着她一瞥,吓得她马上站住了脚。

    十三皇子转向若水,温言道:“稳婆说,你现在不可见风,还是暂不开窗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,我哪里就这么娇弱了。”若水轻轻一笑,眼神中透着娇憨,“你瞧,我热得都出汗了呢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十三皇子闻言向她细细打量,果然看到她脸颊红润,额上有些细细的汗珠,真是热坏了的模样,不禁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“来人,撤去一个火盆。”他吩咐。

    撤了一个火盆之后,若水还是觉得有些热,十三皇子看着她,提议道:“要不要出去走走,透口气?”

    “好啊,今天星光真好,咱们去园子里赏花吧,在星光下看花,一定别有一番味道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个有趣的提议。

    十三皇子眼眸一闪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十分美好的秋夜。

    风轻而不寒,夜空悠深高远,像是一面深蓝色的帷幕,上面点缀着星光点点。

    只是这璀璨的星光,却遮挡了月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夜的月亮变得昏暗无光,躲在厚厚的云层后面,只露出一个淡淡的轮廓。

    若水站在门前,深深呼吸了一下清新的空气,在那间密不通风的房间里,她几乎要被闷死了。

    忽然她觉得肩上一暖,抬眸一看,只见十三皇子在她的肩上搭了一件轻裘披风。

    “夜来风凉,别着了风寒。”

    他顺手帮她系紧了带子,然后拍了拍手,一乘暖轿从外面抬了进来,停在了若水的面前。

    若水目瞪口呆,简直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。

    披风、暖轿!

    十三皇子这是有多怕她冻到啊。

    “听话,上轿,稳婆说,你要格外当心,不能摔倒,不能累着……”

    十三皇子看出她一脸的不情愿,用哄孩子的语气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舅舅。”若水打断了他,“那些稳婆有没有说过,怀有身孕之后要多多走动,这样生产的时候会更有好处?”

    闻言,十三皇子眼神中微露尴尬,忍不住别开眼去,看向他处。

    听到若水讲到“生产”两个字的时候,他忽然有些发窘。

    这乃是女子的隐晦之事,很少有人会这样不加遮掩地挂在嘴上说出来,偶有提到的时候,也会选一些文雅点的字眼,比如,临盆,逢喜。

    可偏偏若水说出来的时候,落落大方,纯出自然,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模样。

    倒害得他的脸微微发起烧来。

    他轻轻咳了一声,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,含含糊糊地道:“这倒未曾提起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她们根本就不知道,不过就是一群没有半点医学常识的蠢妇!”一提起这个问题,若水心中就有气。

    她在义父的回春堂里,时常看到过有一些孕妇因为难产而被送了进来,挣扎在生死的边缘。

    义父周青曾经摇头叹气道,这些孕妇都是因为听了稳婆的话,不能走动,不能见风,整天闷坐在闺房中养胎,结果造成了今日难产的局面。

    可惜他的金玉良言却无人肯信。

    关于生产一事,古时候的女人只肯相信稳婆,而不愿相信经验更丰富的大夫。

    只有在生命垂危的时候,才会想到医馆,将奄奄一息的孕妇送了过来,但大夫不是神仙,他们用尽了一切办法,也有救不活人命的时候,一尸两命,更是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病人的家眷却不怪稳婆,而把所有的过错全都推在大夫的头上,一口咬定大夫是庸医,是废物,是害死他娘子和孩子的杀人凶手,要将大夫送官究办。

    这种风波在回春堂中,时有发生。

    每当听到这种事的时候,若水都十分气愤。

    这些人怎么就愚昧至此!

    没想到今天的十三皇子也会和那些人一样,宁相信稳婆的胡言乱语,也不愿相信大夫的话!

    十三皇子微微一愕,没想到她会有这样大的反应,见她一张精致的小脸微含薄怒,倒显得她更是鲜活生动了。

    “陶卫。”他唤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陶卫气喘吁吁地应道。

    陶卫今天的腿都快跑细了,进进出出不知道多少趟。他这是刚刚奉了十三皇子的命令,去前院赏了那做菜的厨子,然后马不停蹄的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刚一进院门,就听到王爷唤自己的名字,气都来不及喘匀,就马上答应。

   &n